当前位置:首页  »  文摘作品
《阎王碥》 作者:刘国君
时间:2022-06-14作者:警察论坛 阅读:118

作者:刘国君

       碥者,古登车之履石也。由此引申,或山路之石阶,或崖岸之险途。东风村之碥悬于山崖腰间,历时数千年,系连接沟壑南北唯一之通途。碥道宽仅容足,贴壁而立,张臂维稳,彳亍挪行。其下百米深壑,溪流潺潺,倘若失足,必定粉身碎骨,故称阎王碥。
     《元和郡县志》载:五原者,龙游原、乞地千原、青岭原、岢岚贞原、横槽原。据张树彬先生考证这里为横槽原,理由在张先生的文章中已尽,不再赘述。盐州五原县县治所在之处地。
       古之昫衍历经秦汉魏晋,其地盐川茫茫,更名盐州。唐之盐州地处五座旱塬之上,建县五原,州县同治,东邻宥州、西靠灵州、南抵环州。据长城(指隋长城)之要隘,北扼突厥、吐蕃,南达董志、关中。300年间,战火频发,盐州城多次失陷突厥、吐蕃。具体位置,早已失考。仅留唐宋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陆游、文同、王安石等人的赋诗咏颂。
      阎王碥地处大水坑镇东风村,系荒塬间沟壑纵横中的一条大裂谷。塬是黄土高原,谷是丹霞地貌的大裂谷。不同的地质地貌叠加,更显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站在塬上远眺,栒子山凹凸有致,山间小径如诗如画。俯视,阎王碥沟壑幽深,谷中溪流若隐若现。
      我曾多次探寻,每每寻路极为艰难。不仅手脚并用,有时屁股还须屁股“坐坡”,缓缓挪步前行。
      探寻阎王碥,最好在雨后清晨,壑中雾气袅袅徐徐,峡谷两岸殷殷盈盈。
      雨水浸润后路途已不再泥泞,雾气晕染的崖壁方显峡谷秀丽。此时蒙蒙雾气笼着红的沟壑,绿的青草,蓝的天空,刀劈斧斫般的崖壁,在霞光的映射下头勾勒出丹霞峻谷的美景,宛若一幅色彩绚丽的油画。
      与友结伴同行,可互相关照,可共同分享美景;正如发出的每一篇文章,有朋友的书法增辉、插图润色、照片传神、纠错斧正,文字方显出生命。
      沟壑探寻,惊险刺激。雨后探阎王碥,更是险象环生。厚重的黄土地,犹如中国人的性格,寒风干旱下,坚如铁石,雨雪滋润后酥软如泥。行进又如人生,一步一个脚印,步步均需踩实。
      爬至中途环望,耸立的石壁,峻险的崖谷、凸出的土箭清晰入目。只是那昔日的碥路,那条贴壁行走数千年的阎王碥,早已被乡村间的柏油路所替代,被无情的风雨渐渐抹去了历史的印痕。
      如果说人类具有丰富的想象力,大自然的神奇给人类的想象力赋予了无穷的空间。
      不远处似乎是盘坐的观音大士,他的头顶漂浮祥云,他的身上衣袂飘飘,坐北面南,微微颔首,仿佛默默地为来到她身边的众生祈福。在他的面前还跪着一行者,似乎是悟空向观音菩萨祈求解救师傅的妙法。
      两块土箭并立在一起,如同一对恋人相拥在一起,在诉说别离之情。又如两位智者微微地抬起睿智的头颅,眼前看尽历史的烽烟。
      大自然的神奇在于能启迪人类的睿智,是佛,是道,还是千年的期盼与相思,留下的只有无尽的遐思。
      雨后崖底溪流潺潺,挎壁蹊径曲曲折折。沿径而行,脚步重叠着前人的足迹。
      阎王碥的丹霞地貌被黄土高原的黄土深深地拥在怀抱里,数千年的风吹雨打,黄土塬掩藏不了丹霞地貌的神奇魅力,犹如“吾家有女初长成” 一样,吸引着众多像我一样探奇寻幽的爱好者时时光顾。
      用脚步抚摸大自然的温润,用心体验阎王碥的魅力。

刘国君,宁夏盐池县公安局民警,宁夏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发表小说、散文五十余篇,出版散文集《一路走过》,长篇小说《五座塬》等。

通讯员:叶小芮   值班编辑:孔繁新
  • 喜迎二十大、忠诚保平安

  • 新右旗公安局举行“庆十一”升国旗仪式暨决战决胜党的二十大安保维稳誓师大会

  • 王小洪向全国公安机关离退休老同志致重阳节慰问信

  • 警旗指引方向 誓词淬炼忠诚

Copyright © 2021 警察论坛· 版权所有 战盾文化传媒(上海)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2021032597号
邮箱:a0108889@sina.com     热线电话:400-8097-110 技术支持:飞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