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摘作品
《闲话闲事闲情》 作者:刘国君
时间:2022-06-14作者:警察论坛 阅读:118
作者:刘国君
 
        人生有九大闲事,听琴、斗棋、书写、作画、吟诗、饮酒、赏花、品茶、玩玉。闲事怡闲情,几乎和每一个人都沾边,又不可能占全,一个人能占几样?那就要看他的雅兴了。
        闲事,便是在闲暇之时,偶然来做,逗趣怡情。当然,人莫乐于闲,莫沉溺于闲得无所事事之中。
        人的一生,大多数的时间都是为了生活而任劳任怨地工作,然而如果只是工作,心为形役,没有悠闲的生活,不能体验人生的乐趣,生活的色彩也会暗淡许多。
        有一同事,比我大几岁,再过几个月就要退休。他曾是个工作狂,早晨五点就到单位,晚上十点还不想回家,即使单位里无事,也愿在那里坐坐。多年来,夫妻俩一个城里,一个农村,早已习惯了各自的生活。曾经为了孩子,还有交流。孩子成家后,坐在一起无话可说。如今妻子住在儿女家带孩子,他一个人在家,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下班回到冷清的家,不如待在单位,即使不做任何事,看别人干活也是一种          心理慰藉,熟悉的人和事可以冲淡他的孤独和寂寞。和我一起聊天时非常感慨,一辈子除了工作没有爱好,即退休将不再工作后,才知道不沾闲事,缺乏闲情的悲哀。
        人这一生,无论是专注于工作,还是乐于闲事,源于一个人对生活的追求。陶渊明南山下种豆,李白的持剑走天下,钟子期听琴,唐伯虎作画,吟诗、赏花、斗棋、玩玉皆是在平凡的生活中对精神生活有更高的追求,闲事闲情没有妨碍他们的伟大。
       花甲之年,是人生的一个转折期,也是人一心向上不断追求事业进步的退潮期。退出职业的舞台,放下自己曾为之奋斗的事业。此刻如果没点闲情爱好,无法填补退休生活的空白,就会像同事那样,早早地为日后的孤独而忧郁。
       我曾经觉得雅趣闲事,属可有可无之列,不是什么正事,也没多大用处,有时还常为自己年轻时的闲情爱好懊悔。
       听了同事的话,突然间改变了我的想法,曾经为了工作,无暇他顾。但生活中,雅趣闲事,只要不是纵情,就不能没有。
       谁让人生就那么短暂,生活又那么多彩。
       反观我自己,与同事不同的是我在工作之余有很多闲事,只不过九大闲事样样钟情,却又样样稀松。那些闲事有些只是心中喜欢,从未付诸行动。比如听琴,咱小山区里没那么高雅的环境;斗棋,需要一个聪明的头脑,这正是我的弱点;书写和作画,需要天赋,耐得住性子。我的同事、同学中很多人闲暇之时拜师学艺,几年下来练书法的,书法写出了品味;画国画的,作品选入了省展。尤其是和我一样都将面临退休的同事陈志贵、官军、韩芳,原本在工作中也是风风火火之人,几年书法、篆刻、绘画练下来,不仅性情稳重了许多,作品也令人刮目相看。可我拿起笔颤颤巍巍,那份量如同泰山;吟诗,要有聪明的才情,出口成章的能耐。赏花和玩玉也是门外汉,转转看看,入不了门。总之,诸类闲事太过文雅,伺弄他们总要些本事,有几分能力,有的还要点天赋。
       剩下的两样闲事却一直伴着我,可以到场装装样子,摆个架势,这便是饮酒和品茗。至于酌酒怡情,品茗寻芳,我还没有达到那个境界。
       年轻时争强好胜,时常呼朋唤友呡上几盅,聚聚人气,舒解压力。盐池人喝酒被外界传说“凶得狠”,最具代表性的描述:“盐池麻雀也能喝二两。”我的酒量和麻雀差不多,太给盐池人丢脸了。
       任何事情都有良莠之差,我这人喝酒深知自己的酒量浅,能喝多少就喝多少,不狡,不赖、不洒、不欼。坐在场子上,不散不走,常常是逢酒必醉,以至于喝坏了身体喝坏了胃。喝的血压高了,胆囊切了,肾上打了个洞,脑血管也梗了。每一次到医院,医生就像老婆那样唠叨:“把烟戒了,酒也要少喝。”我本不吸烟,唯独想用小酒怡情,也在医生体贴入微的关心下吓得我不敢端杯。现在不能说是滴酒不沾,但也是一二两适可而止,限定了最高酒量。
       于是,昔日的酒友一扫而光。
       不是我扫了他们,是他们把我扫了。
       算来算去,九大闲事让我丢掉八个,只留下品茗了。品茗很文雅,根子里还是喝茶,区别大概是每一次喝得多少快慢吧。喝茶是没有禁忌的,有人支持无人反对。自从我学习喝茶,妻子不再嘟囔,医生也不啰嗦,从早到晚端上个茶杯,装的是五湖乱杂的茶叶。也没讲究,更不懂茶道,滚开水泡茶,只要它的味道。
       北方人性格爽直,缺少几分婉约,没有那么多文绉绉地品茶仪式。即使进了茶社,在充满了茶香的熏陶下也熏不出一点茶文化。
       我喝茶不进街头的茶社,想喝就自己冲上一杯,未等水凉,如饮骡子饮马一般,咕嘟咕嘟地灌下去半杯,清香、淡雅、浓郁全然没有品到,只有一股解渴的爽口。
       如今的中国,什么东西都想沾上一点文化,风有风文化,雨有雨文化,甚至放屁也能放出一点文化味。
       但中国的茶文化历史悠久,其道大光。我那种如饮骡子饮马的喝法仅是以茶解渴,与文化毫无关系,写到我喝茶时都不敢用“品茗”二字,生怕玷污了陆羽的“茶经”。
       古时品茶是极为文雅之事,两朋三友静坐茶室,一人把盏,两三人围坐四周,一小碟茶点,一小碟蚕豆或几粒花生豆,一小口、一小口地呡,一小口、一小口地品,说一些琴棋书画类的文雅辞,讲得是诗经楚辞的经典文,评得是饮酒赏花的风雅事。那场景别说袅袅飘浮的茶香,就是茶室里的氛围也令人肃穆。
       今人品茶,传统的雅趣已经淡了许多。不过,能坐在茶室一起品茶闲谈,要比酒桌子上飞着唾沫点子猜拳行令文雅了许多。
       人分九等,茶分百类。每一种茶有每一种茶的煮泡要求,每一种茶有每一种茶的滋味。怎么泡茶,我真不知道。每一次走进盐州书画院的茶室,我都是规规矩矩地坐在一边,等待他们泡茶,上茶,自己只管喝,到了这里还不敢喝得太快,只好一口一口地呷,生怕自己的造次破坏了茶道的规矩。
       持久地细品,也到能尝出一种茶的韵味。菊花茶,朵朵金黄,叶叶纤细,如少女般妖娆,曼舞在水雾中沁人心脾。碧螺春,香气淡雅,馥郁清高,少妇一般羞涩中带着一丝狡黠,秀丽中不失绰约,看似平朴,却时时散发出诱人的清香。铁观音,浓郁爽口,宽大的叶片舒展开来,如一位雍容华贵的夫人,从骨子里带着几分霸气。龙井茶,清翠幽香,片片薄翼在茶水翻滚着散发出淡淡的春天的气息,像步行街上行走的女郎,令人不由地回眸。
       朋友张涛独爱汉中仙毫,每每新茶上市,他都会买上数十盒,一边把盏,一边滔滔地话说仙毫的韵味。仙毫是汉中茶的品牌名称,内含雀舌、毛尖等四五个品种,因是出自陕南的绿茶,又被称作陕青。张涛选茶自有张涛的情结,十几年前他的大棉袄就是从陕南玉带河畔的茶园里带出来的。让他情有独钟的仙毫也有它的独特,尤其是雀舌,两片嫩叶如雀舌一般纤细,又犹如一对初恋的情侣,仿佛在还有几分凉意的茶园里,紧紧地偎依在一起。
       雀舌的味道如同从山中走出的少女一般,初品,有点懵懂,有点青涩。经过开水炽热的拥抱,渐渐地温润起来,在青涩中溢出淡淡的甜美,伴着从杯底里腾出的幽香,那味道醇绵清新。
       张涛善饮,茶具颇多,我因想看看雀舌浸泡的过程,专门选择了一个适宜的广口玻璃杯。雀舌的包装极简,一个小纸袋里盛放着可泡一杯的茶量,那包装少一点妆饰雕琢,多几分自然大方,确如农家少女一般,美丽不是乔装打扮的必然。
       用玻璃杯浸泡,可清楚地看到茶叶在沸水中舒展的过程,起初茶叶儿似野游的少女,拘谨地浮在青绿的水面,一个挨着一个低声细语,过了一会便开放了许多,一个个渐渐地潜入了水底,嫚妙地舞动身姿,舒展身形缓缓游荡在杯中,无拘无束,自然大方,那姿态着实撩人。
       茶是品出来,如同识物品人一般,不品总辩不了它的真性情。苏东坡一生爱茶,品茶也极有造诣,他认为品茶如品妹,总结出“从来佳茗似佳人”的经典。
       品茶讲究应时,不同的季节品不同的茶,不同的茶适合不同的人。人和茶一样,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积蓄能量,最是那一刹那的盛放舒展,然后渐渐地淡去,也如茶一样,时间久了就淡了它的味道。品茶者根据自己的喜爱,品味着自己清茶,其实也是在品味着自己的人生。
       人到花甲,步入老年。年轻时的抱负如包袱一般地卸下,往前看,桑榆向晚,更多的时候总是回想过往。品茶时忽觉人生如茶,人在世间的一生,如茶在云蒸霞蔚的山间地头,经过风霜雨雪的洗礼,经过寒冬的积蓄,在春天的讯息到来的那一刻,应着时节绽放在枝头,被采茶女摘下,不知要经过多少道工序,才能在案头杯中展现出千姿百态,千娇百媚,万千的滋味。
       人这一生,总得做些什么,留下点什么,“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刘国君,宁夏盐池县公安局民警,宁夏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发表小说、散文五十余篇,出版散文集《一路走过》,长篇小说《五座塬》等。


通讯员:叶小芮  值班编辑:孔繁新
  • 喜迎二十大、忠诚保平安

  • 新右旗公安局举行“庆十一”升国旗仪式暨决战决胜党的二十大安保维稳誓师大会

  • 王小洪向全国公安机关离退休老同志致重阳节慰问信

  • 警旗指引方向 誓词淬炼忠诚

Copyright © 2021 警察论坛· 版权所有 战盾文化传媒(上海)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2021032597号
邮箱:a0108889@sina.com     热线电话:400-8097-110 技术支持:飞信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