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民文化
【幻觉】(小说)
时间:2021-11-21作者:李宝 阅读:118


                            【幻觉】(小说)

   特约作家 李宝(黑龙江)

 

01

晚10时许,民警小李从局长手中接过5万元现金,随手拿起局长办公桌上的一张报纸麻利地将现金包裹好,匆匆下楼消失在夜幕中。

东北W市十月的夜晚好冷。小李在市区街道上疾步行走,不时感到一阵阵的寒意不停地向他袭来,仿佛有人在撕扯他的衣服,又似乎在威胁他,他下意思地将右手伸进怀里,硬邦邦的还在,他加速前行。

按照事先的约定,民警小李来到W市某宾馆。他在前台向值班的服务员亮出身份和说明来意后,很快查到了接头人居住的包房。

当民警小李脚步轻轻来到包房门前,发现房门虚掩着,从里面传来男女打扑克的吆喝声和嬉闹声。他本该敲门,却鸟悄推开房门直接进入,房内烟雾缭绕,乌烟瘴气,地板上一片狼藉,分别围坐在两张大通铺上男女穿戴都不多,他迅速扫视了一眼,共有十多个男女在填大坑耍钱。此刻,房内的人似乎都专注于玩耍,没有人发现他进来。

十几秒钟后,小李故意咳嗽了一声。

“你找谁?你是怎么进来的?”一个手拿着扑克牌的裸着上身的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率先向小李发问,脸上还带有怒气。他没有回答。

“你……哥……来了,你们公安真讲究,说到做到”。一个上身穿着薄薄内衣的年轻少妇慌忙将手中的扑克牌甩在床上冲他说。民警小李直接把眼睛漂了过去,她就是小李要找的接头人刘燕。

还未等小李搭话,哪些人听到“公安”俩字,慌里慌张将手中的扑克牌扔在床上,赌资也没有人敢拿,一骨碌下床麻溜地站在原地,面面相觑,以为便衣警察来抓赌的。小李懒得搭理他们。

“你是专门给我送5万块钱的吧,这么晚了,给你添麻烦了。”刘燕面带笑容语气娇滴滴地冲小李说。

小李硬生生地回答:“是的,你清点一下,看看有无差池。”他说着打开报纸将5万元现金递了过去。

“不用数,谢谢。”刘燕边接钱边显得客气的说。

“那好,请你给我出具一张收到条,我算完成局长交办的任务。”刘燕事先有准备,从放在床头的手包内拿出笔和纸。

刘燕将写好的收到条毕恭毕敬地递给小李,并顺便递上一根香烟,笑着说:“哥,你抽颗烟,辛苦你了”。

小李没有接烟,也没有说什么,他接过收到条仔细看过后便径直走出了房间,在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阵淫笑声。

“妈的,一群只认钱的东西。自己作死,还要公安买单,啥玩意”。小李边走出宾馆边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句。

当晚真的好冷。



02

今年四月初的一天早上班不久,一个少妇走进W市公安局一楼大厅,还未等值班民警问其有何贵干,那少妇开口就嚷:

“我丈夫好好的,在被他人追杀的情况下,跑到你们派出所报案,竟被民警活活打死,你们公安局必须给个说法,强烈要求追查凶手,赔偿损失,否则我要上告,真是一群黑公安、黑社会、无法无天……”说着说着,竟然一屁股坐到地上嚎啕大哭撒泼起来。

值班民警好言相劝,让她起来好好道出原委。她反而哭喊更加起劲:“让你们局长来见我,今天不给个说法,我就赖在你们这里不走,看你们谁

有能耐把我整死,反正我丈夫死了,我也不想活了……”说完,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欲往楼上冲,被值班民警急忙劝阻,和气地对她说:

“你有什么问题反映,希望你依照程序进行,不要大吵大闹,这里是办公场所,请注意你的言行……”

少妇就是不听值班民警好言相劝,执意要见局长讨要说法。因为值班民警不知道少妇哪来的怨气,于是灵机一动,警告她不要胡来,在楼下好好呆着,他帮她去找局长。值班民警这一招果然灵验,少妇收敛了,乖乖站立着。

其实,值班民警也不敢冒失给局长打电话,免得挨局长一顿臭批。于是,他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信访办主任小李。小李略知这一情况,少妇所说的问题前不久仍在法定程序内办理,他不知道办理结果如何,少妇也未曾到他这儿反映情况。但职业责任驱使他与值班民警下楼决意先会会少妇,弄清她的诉求。

当值班民警和小李一前一后来到少妇跟前时,少妇突然冲着值班民警发怒:“你说你去找局长,局长呢?”值班民警指着小李对她说道:“这是我局信访办李主任,你有什么事向他反映,他会帮你处理的”。少妇瞧一眼和她年龄相仿的小李嚷道:“他一个毛孩,能解决什么屁事,我要见局长,你们局长我认识……”。

“同志,你有什么诉求,先跟我到接待室说清楚,”小李没有与其一般见识,反而和蔼地劝说道。

“我不去,我就要见局长,人不能白死,我要讨还公道,你们是什么黑公安,打死人不偿命呀,我不跟你谈,我要见局长……”少妇喊叫着,又故伎重演。

对于少妇的做法,小李见怪不怪,淡定应对。经过十几分钟的劝说工作,少妇终于同意跟小李到接待室面谈。

在接待室里,小李和两名女民警共同接待少妇。

原来这名少妇名叫刘燕,36岁,家住A市某镇,农民身份。一年多前,就与比她大一岁的丈夫秀才貌合神离,家中有两个尚未成年的女孩,丈夫秀才离家出走后在B市区经营一家性诊所,生意惨淡,也没有给家中拿回一分钱。去年双十一夜死在W市公安局某派出所,她先前来过几回,都是局主要领导和办案单位接待她,让她回家等待结果。她这次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求公安机关对其丈夫的死亡索要赔偿40万元,要是达不到她的要求就要向上面反映,并通过媒体曝光公安机关的违法行为,产生所谓的社会效应。

小李他们在弄清刘燕的真实目的后,按照法定程序依法受理,并向其下达受理告知书,承诺在法定时间内对她提出的诉求给予合理的答复。后经过小李他们反复阐明道理,刘燕情绪稳定,打消了见局长的念头,怏怏而回。

刘燕走后,小李马上将接待刘燕的情况及其诉求向局长一一作了汇报。局长听后,点燃了一根香烟,愤愤地说道:

“这女人我领教过,特别不讲道理,自己的丈夫离家出走死活不顾,这回人死了,是他自己作死的,病死的,公安机关没有毛病,检察院都出具结论了,省公安厅也出具了死亡报告,否认了派出所民警对他的死亡负责,为了钱比谁跑的欢,不知天高地厚,狮口大开,简直疯了……就案件相关情况,你到治安大队阅卷,下次她再来有针对性地答复她。她要是强烈要求我接待,没问题,当面锣对面鼓向她说清楚,咱们当警察的身正不怕影子歪。这女人啥玩意,和他丈夫一样,神经病,幻想症,不愧是一家人……”

小李退出了局长办公室后,开始了相关工作。



03

11102350分左右,W村长侯和几位村民将一名在村上肆意毁坏村民财物的外地醉鬼男子扭住用三轮车送到派出所发落

当晚,一名值班民警因心脏病突然发作被送往市区医院抢救治疗,另一值班民警石头当着几个村民面那男子:你叫什么名,是哪的人”那人回答说我叫秀才,在B开诊所。

民警问其家庭住址、家属姓名时,秀才回答时吞吞吐吐。当询问他有什么证件能证明身份时,秀才说什么证都没有,我就是主意正。接着,从上衣兜内掏出两个存折,说道:这就是证件,并在石面前晃了一下,随即将存折摔到办公桌上,身体开始摇晃起来。

民警头见状,急忙上前想扶住他,反而被他甩了一个趔趄,石头没有介意,随即查看存折,两个存折上的名字的确叫秀才,但他一时无法核实他真实身份。石头紧接着怎么和他家人取得联系。他向石头提供了几个手机号码。

民警打电话联系的过程中,秀才走到派出所室内一水桶旁,打开桶盖喝了一瓢凉水,口中不停地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民警石头生按照秀才提供的号码打了一遍,不是空号就是停机。

民警石头再继续追问的过程中,秀才称其妻子叫刘燕,家住A市某农村,具体地点不清,不知归哪个派出所管辖,并提供刘燕的电话号码。民警石头拨通了刘燕的电话号后,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询问其丈夫叫什么名,对方回答吞吞吐吐,不正面回答问题。他提醒对方你丈夫是否叫秀才,在B什么地方开诊所,对方回答说是,又询问你丈夫是否在家,对方回答说有一年多没看见。当继续询问时,对方将电话挂断。

时村长候称其家中有事,要和村民回去。民警石头见秀才精神状况有些失常,让侯等人在室内稍等一下,他到乡政府找来值班工作人员齐后,侯等人才得以回去。秀才蹲在地上迷糊起来。

1111日零时许,民警石头看到秀才衣着不整怕其冻着,于是就找来一件棉大衣给其披上,派出所外屋休息。民警石头和齐便到派出所里屋值班室把门插上边看电视边观察秀才的动向,严防其发生不测。

几分钟后,民警石头和齐透过隔断玻璃看到秀才把放在桌子上的存折撕碎。正当他俩要出去阻拦时,看到秀才拿起放在室内窗前的一把铁锹,举起要打开派出所隔断的小窗户。民警石头劝他说你坐那好好休息,小心玻璃把手划坏。秀才根本不听劝阻,拿起铁锹就把隔断的小窗户玻璃打碎,把铁锹扔到屋里值班室的床上,并跳到办公桌上用脚将桌面上的玻璃碎,欲从隔断进入室内。

民警石头和齐某见状,急忙从屋里出来对其行为进行制止,将秀才按倒在地,民警石头用枪纲将秀才双手背后捆住,随之将其扶起坐在地上,其在地上挣扎,口中不知道念叨着什么

少许,民警石头看到秀才呼吸困难,马上跑到乡卫生院找大夫,经乡卫生院院长费的全力抢救后无效死亡。时间定格在1111日凌晨1时许

人命关天。民警石头对秀才的意外死亡虽然感到有些后怕,但他毕竟尽力了,也是作为一名警察面对突发情况能采取的措施几乎都到位了,可恨秀才命短。如何处理好秀才的善后工作,不容民警石头多想,他立马将这一情况向派出所所长做了简要汇报。民警石头汇报后便和乡政府值班人员寸步未离案发现场,等待公安机关现场侦办。

局长接到所长打来的不明身份的人猝死派出所的电话后,顿感事关重大,不敢怠慢,连夜率领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和刑警、技侦、治安民警及时赶到现场,组成专案组,对死者现场进行保护性勘查

根据民警石头提供对死者秀才掌握的尚不明朗的相关出行消息,局长当机立断,组织相关警力案发当晚前一天W市旅店业、出租车业、侯村长所在的村、死者在B市区临时居住地,展开全面走访调查工作,并请求市人民检察院反侵权渎职局提前介入,依法进行监督。与此同时,局长及时将案情向市委书记,市委主管副书记、市长、政法委书记一一进行了汇报。市领导指示:报上级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要做到公开、公平、公正,妥善处理

按照领导指示,局长迅速将案情向上一级公安局长做了详细汇报。上级局长当即指示:由副局长带领技术支队工作人员前往W市,协调处理此案,并向省公安厅汇报案情,请求省公安厅给予技术上的支持

省公安厅非常重视,省厅技术总队副总队长和两名主任法医师当天上午赶赴W市,市地两级检察机关的工作人员也到达现场进行现场监督并开展调查。



04

1111日凌晨开始,W市公安局立即组织调集了大量的警力对死者在案发前曾去过的地方进行全方位的调查。

原来,死者真实姓名就叫秀才,A市某镇农民37岁,在B火车站前开了一个治性病的诊所,已有一年多时间了,属无证经营。

在警方的调查中,与秀才日常比较熟悉的B火车站前小吃部老板健品商店女老板B市康复助听器中心王B小区居民某均向警方证实:性格较为内向的秀才最近一段时间精神失常,脾气暴躁,整天骂骂咧咧,魂不守舍,总说有人要杀他,有时自己喝得不省人事,无人管,诊所基本也不营业了。秀才在1024日、1025日、119日这三日表现比较明显。

1110日凌晨秀才裤兜揣着菜刀几次找健品商店的女老板听说你要找人把我从B起出去,不让我在这儿做买卖啦,你找人要收拾我,你把两个人交给我,我先杀了他们,然后再杀了你,不让我做买卖,你的买卖也做不成……”他说完,拿出菜刀在王某面前比划起来,吓得王某赶紧逃出商店,找来住在附近比较熟悉的某等人一起劝说他。几经劝说,他才离开王某的商店,走时还扬言:“你们等着瞧,看哪天都把你们杀了,我也不想活了……”

当晚17时许,秀才突然从50公里外的B市跑到W市监狱退休女工人孟某家,满身散发出浓浓的酒气,着实把独自在家的孟某吓得够呛,她慌忙对他说:“你找谁?你要干什么?”他大口喘着酒气吞吞吐吐说:“大姐……求你救救我……有人要追杀我,抢我的存折……让我说出银行存折密码……快点,那……那人朝这边来了……”孟某紧张地往外边看了看,根本没有什么人过来,心想,他肯定是喝多说酒话。于是,孟某镇定地说:“哪有什么人,你喝多了,赶快回家休息吧”“我也没有家……大姐,我在你家住下吧……有人要杀我……你可以保护我啊”。

孟某根本不敢留秀才在她家住宿,心想怎么样才能撵走这个不认识的酒疯子,怎么办?于是她走到院子里给同期退休的工人王某打电话,简要说明了情况,让王某前来商议此事。王某是个热心肠的人,不几分钟后就快步来到了孟某家,王某见到秀才狼狈的样子后,对孟某说:“咱俩一起将他送至附近的旅店住宿,向店老板说清楚,免得这小子出什么意外把咱们牵扯上”。孟某同意了。稍许,孟某和王某将秀才送至位于监狱围墙北侧的一家旅店安顿下来。孟某和王某分别回家了。

秀才在旅店刚刚住下不到十分钟的光景,就对店老板吵吵嚷嚷要回家。店老板好心地对他说“你喝成这样不行,待天明醒酒后再走也不迟”。“不行……我家有事,必须回去”。当店老板问他家在哪?他只说住在B市。在问及具体住处,他就不说了。反而给B市的闫某打电话说:“哥们,哥们……你来接我吧,我跑到W市监狱来了……想看一个朋友,没有看到……我就是A市那个开诊所的,你来某旅店接我……站前那个商店的王老太太找人要打我,还有人在抓我……我把门一锁就跑啦……快点……”。店老板也不知道那个冉某是否答应前来接他,就对他说:“那也好,有人接你,你看都给你开房间了,你就给10块钱吧”“我没有钱……下次来给你”。他说完就提着一个塑料袋走出旅店。店老板没有与他计较。

冉某后来向警方证实,当晚秀才的确给他打了电话,说话就像喝醉酒似的,颠三倒四,语无伦次,感觉精神上不正常,也不知道他当时说的是真是假,也就没有在意,根本也没有去接他,对他这种人都习以为常了。同时调查得知,秀才午间在W市监狱附近的一家路边店独自喝了七八两散装白酒,酒后去向不明。

秀才在旅店对面的公路边不停摇晃着身体,十多分钟后,也就是当晚10时许,他截住了一辆由北向南行驶的出租车。驾驶人问他到哪儿去,他回答说到B市火车站。驾驶人说需要车费120元,他同意便上车了。他上车后,没有立马给驾驶人车费,便坐在副驾的位置上打起呼噜睡了起来。当车辆驶入W市区时,驾驶人提醒他该把车费交了,他嘟囔着到B市后一定给。驾驶人见他说话还比较坚决,就继续朝B市方向行驶。当车辆行驶至W市某镇某村外时,驾驶人感觉自己糊涂了,为何拉上一个酒鬼,要是到达地方不给钱或没有钱的话,岂不白玩了吗。于是驾驶人就把车辆停靠在路边,告诉他付车费,他支支吾吾半天,从脏兮兮的外衣口袋内拿出20元递给驾驶人,说身上就这么多钱了,不然到地方一起给,驾驶人见状对他说这点钱还不够半趟油费的,不要打赖,否则这单活儿就不干了。驾驶人这么一说,他连20块钱都不给了,打开车门慌不择路地就跑进村外的黄豆地,气的驾驶人连忙追赶一阵未果。

秀才见摆脱了驾驶人的追赶,借助月色跌跌撞撞跑进了附近村子里,顺手在村路边捡了一根一米左右长的木棒,当他在手持木棒连续敲打村民张某、刘某成、刘某军家的门和窗户叫喊“有人要追杀我”后,被惊醒的几个村民围住。村民见到此人上身穿一件黑皮衣服、下身穿一条绒裤(没有外罩)、脚穿黑色单皮鞋、手持一根木棒,从其十分狼狈的样子和举动看出此人精神有些不正常。虽然他做出了许多扰民的事,村民没有与之计较,也没有人对其打骂。为了慎重起见,一村民便用电话向乡派出所报案,同时将这异常情况报告村长侯某。很快,村长从村民冉某露家借了一辆三轮车来到现场,村民朱某、刘某军和乔某等人合力将他抬上三轮车送至派出所。他在车上还不老实,口口声声说有人要杀他,还几次要跳车逃跑,被村民死死看住。



05

1112日,也就是秀才死亡的第二天上午,在省地市三级公安机关、地市两级检查机关的主要领导和工作人员及秀才爱人刘燕(未有人看到她为死去的丈夫哭泣)等人的共同参与下,在案发现场乡派出所对秀才的尸体进行公开检验,全程录像拍照做记录。秀才的尸检结束后,其爱人刘燕等亲属对尸检过程没有提出任何异议。省公安厅技术人员提取了秀才的一部分脏器组织送省厅检验。

今年25日,省厅技术总队出具了秀才尸检鉴定结论:一是尸体未见明显机械性损伤,可排除机械性损伤死亡;二是死者睑、球结膜未见出血点,心外膜下及肺膜下未见出血点,即无机械性窒息征象,可排除机械性窒息死亡;三是左腕部半环形中空样暗红色皮肤改变,皮下无出血,为绳索类所致的压痕。第二胸椎棘突处皮下脂肪出血,肌膜内血肿形成,为生前与物体相互作用所致的轻微伤。四肢多处轻微皮下出血、表皮剥脱为生前与物体相互作用所致表浅损伤;四是死者生前心肌肥大,偶见少量痕迹,肌间水肿,心室扩张,肝组织弥漫性脂肪变性,局限性肾小管坏死等。因此认为死者生前多脏器存在实质性病理改变。死者心血、胃内容中检出含有苯巴比妥、氨基比林、咖啡因、安乃近药物,在药物的作用下,可出现两肺广泛出血,蛛网膜下腔、肾上腺髓质、气管粘膜下,肾间质出血,多脏器淤血水肿等改变。死者肝组织弥漫性脂肪变性,影响药物代谢分解,能使药物积蓄。因此,在多脏器实质性病理改变的基础上,上述药性作用下可以引起死亡。

W市公安局于今年212日将省厅这一鉴定结论复印件送达秀才爱人刘燕。刘燕对此不认可,表示要通过相关渠道为其死亡的丈夫秀才讨要合理说法。

220日,地市两级检察院在翔实调查取证后,得出结论,一是依据省厅鉴定结论分析意见为,秀才在肌体脏器实质病理改变的基础上,在含有苯巴比妥、氨基比林、咖啡因、安乃近药物作用下可以引起死亡;二是通过对相关人员的调查、核实,以及尸体解剖时外观观察,确定W市派出所民警石头对秀才无殴打等不法侵害行为;三是根据调查取证情况,故认定W市派出所民警石头对秀才的死亡不负任何责任。W市检察机关也将此结论送达秀才爱人刘燕,刘燕依旧表示不认可,扬言检察机关袒护包庇公安机关和民警石头。

当日,W市公安机关通知刘燕前来办理秀才尸体交接手续,并督促其尽快实施火化,刘燕却提出赔偿人民币40万元的无理要求,她的理由太科幻了:秀才死在派出所了,公安机关就得赔偿,否则要向相关部门对公安机关进行控告追责。

几日后,W市公安局为了尽快处理秀才死亡事项,主动约见秀才的爱人刘燕等亲属,依据《国家赔偿法》相关条款的规定,当面向其下达了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同时阐明了不予赔偿的充分理由。刘燕等亲属对此答复极不满意,又提出因家庭困难、孩子小、老人没人赡养等原因继续索要赔偿。公安机关再次向刘燕等人复述说明在秀才死亡一事上无任何责任,完全是秀才自己身体病理改变所致,坚定回击了刘燕等人的无理要求。

刘燕等人在没有得到W市公安局如愿赔偿后,匆匆离开W市,开始走上维权之路。临走前,刘燕还口出狂言:“不要了,我啥都不要了!秀才的尸体你们保管好了,要是被你们偷偷火化了,我跟你们没完”。直到今年四月初,刘燕再次来W市公安局作闹一通无果后在没有得到任何承诺的情况下再也没有前来与W市公安局当面洽谈。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刘燕先后不停地通过书信的方式向省厅、省委政法委、省人大、国家公安部、国家信访局等相关部门投诉,强烈抨击W市公安局草菅人命、袒护包庇违法民警石头和不作为,更加狮口大开要求W市公安局赔偿70万元人民币,否则誓与公安机关决战到底,还通过不正规媒体歪曲事实、抹黑公安和检查机关,在社会上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严重干扰了相关部门的正常办公秩序。W市公安机关顶着干扰和压力,不停地赴省地相关部门做汇报,阐明立场,依法护警维权。同时,积极与刘燕户籍所在地的A市公安机关、派出所和村委会取得密切联系,共同做好刘燕等人的日常维稳工作,最大限度地将其稳控在当地,严防其发生进京非访事件,给两地公安机关日常工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得到了他们的积极协助。W市公安机关在处理秀才死亡事件和做好刘燕等人稳控工作方面的做法无可挑剔、无可厚非。上级相关部门的眼睛是雪亮的,明智的,公正的,但也指出从人性化的角度客观对待找出最佳的解决办法,说的直白些,就是“谁的孩子谁抱”。说实话,现在公安机关的经费都是统一归口管理的,没有一分多余的钱应对刘燕这种人的无理要求。W事公安局在无奈的情况下还要想法向殡仪馆支付秀才尸体的保管费用。



06

今年“十一”前,刘燕的来信引起了省委政法委的高度重视,一位副书记在认真听取W市公安局长的专题汇报后,指出办理类似秀才死亡在派出所这种事情,在立足依法办理的前提下,要从维护社会治安稳定的大局出发,依据国家现有相关救助政策,根据刘燕家庭的实际困难,可以考虑给予其一次性实施司法救助,救助的金额虽不能满足刘燕的过高要求,但也要控制的合理区间。秀才死亡快一年时间了,不能在久拖不解,希望W市公安机关加大化解工作力度,绝不能让其在国庆期间赴京非访,影响全省在全国排名。同时承诺在救助资金方面给予大力支持,缓解W市财政压力。

W市公安局长带着省委政法委的圣旨回来了,积极向当地党委政府主要领导汇报,争取必要的解决资金。同时将这一积极做法与刘燕沟通,让她看到公安机关解决问题的诚意和善意。感天谢地,刘燕在“十一”前老老实实在家静候。“十一”长假安保维稳工作结束后,W市公安局立马组织得力警员前往刘燕家,在A市公安机关等部门的密切协助下,经过三天反复沟通,刘燕终于同意由公安机关在支付秀才尸体保管期间和火化费用外,对其家庭救助18万元。W市公安局长在第一时间将这一沟通结果用电话上报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在救助资金匹配上,副书记实现了承诺,大方答应近日支付13万元直接打到W市公安局指定的银行卡号,剩余的5万元由A市解决。W市公安局长对此深表感谢。

五日后,刘燕等人如约来到W市,在理解市财政经办人下午将财政拨付的5万元打到公安局账户和先拿到13万元救助资金的情况下,签订了司法救助协议并履行了秀才火化等相关手续。当日上午,在W市纪检、公安、检察等部门的监督下,刘燕等人对存放在殡仪馆冰柜内的秀才尸体进行了火化。当晚10时许,W市公安局信访办主任小李将市财政拨付的5万元救助款送至宾馆刘燕手中。至此,终于使这起耗时一年的秀才死亡事件得以化解和平息。

在秀才因幻觉和身体病理发作猝死在公安机关的整个事件里,W市公安局一系列的做法可谓做到极致,而刘燕等人的无理刁蛮,尤其是在拿到司法救助款后的窃喜之姿态,加之在宾馆内的尽情娱乐之举,根本没有把分居一年多后死亡的丈夫秀才放在心上,在巨大的利益幻觉驱使下,为了讨要所谓的说法无不穷极之拙作手段,令人气愤,令人心寒。虽然一笔不菲的救助款能解决她一时的所谓困难,难道她真的心安理得吗,在九泉之下的秀才能得到安息吗。

在一个倡导法治理念的社会,就要用法治的思维,法治的方式去依法解决日常工作中、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将有限的社会资源真正用到该用的领域,拿钱买平安的做法不仅是对社会的不公平、对正义的不公平、对大众的不公平,更是对法律的践踏和亵渎。

期待类似这样患有幻想症的事件不再发生。




责任编辑:金麒麟

  • 聚焦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 以史为鉴 开创未来

  • “神兽”归笼,倾情守护!

  • 红色传记作家 红色书屋创建者梁金安的第42家书屋在北京房山落成

  • 凝聚警心铸警魂 忠诚担当履使命

Copyright © 2021 警察论坛·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2021032597号
邮箱:a0108889@sina.com     热线电话:400-8097-110 技术支持:飞信网络